Flügel in der Laeiszhalle

Chinese Infopage

钢琴家

“如果几天不弹钢琴,我就觉得紧张”,Joja Wendt说道。“我对钢琴有一种渴望,弹5个小时的钢琴对我来说就好像才弹了一个小时.” Joja Wendt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钢琴家。他在全国各地开演唱会。他琴技一流,但每当他谈起他的音乐的时候,他总是优雅的向后一靠,让人觉得,像他这种人也会紧张是不可能的。一次简短的谈话过后,人们就可以称他是“最好的消遣”。Joja Wendt是一个有风度的, 殷勤周到的,善于言辞并且反应灵敏的人,用他自己话说就是:统治者。不仅他的观众非常欣赏这一点,他还做到了每当人们想到他就想起了钢琴。

在他能正确的说出他的名字“Johann”前,那从琴键里迸发出来的阵阵优美的音乐就深深的打动了他。那音乐萦绕在Joja Wendt脑中,把他牢牢的栓在钢琴前。他只是轻弹了一曲“鸟儿在天空中,熊儿在地上”,这就成为了一首受人欢迎的曲子。

然而当他的父母得知他在深夜还在那熟悉的钢琴前苦练的时候,却没有收到多大的感动。因此,在放学后,他干脆让房东把自己锁在屋内,只以面包和睡为生。最终,他还是戏剧性的错过了高中毕业典礼。之后,他去了荷兰的Hilversum大学,随后,又到了纽约的曼哈顿音乐学院学习。

在他蜜月旅行时,他的妻子就得知他很争强好胜 他它们在一个中国南部海域的小岛上度蜜月,在靠近海边的一个安静的,充满阳光的小竹屋中,度过了 一个4个星期的,梦幻般的蜜月。但有一点:这 里根本就没有钢琴。幸好在小岛另一端的一个五星级宾馆中能找到钢琴。这意味着,要在向导的指引下,拿着砍刀穿过那茂密的热带丛林,只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钢琴,但无论如何,假期仍在继续。

如今,Joja Wendt和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生活在汉堡。他对钢琴的热爱并没有破坏他的婚姻。 因为他不单单只会弹琴,他并没有把自己逼到绝路上。为了得到身心的放松,他还研究进化论,几年前,他开始在汉堡队打乒乓球。当他神经过于紧张时,他就踩上滑雪板,去侦查这个世界上最深最好的滑雪道。

Joja in Beijing from Hofersymphoniker on Vimeo.

Joja Wendt在此期间,在世界各地做巡回演出。除了欧洲以外,演出地点还包括纽约著名的卡耐基音乐厅以及西伯利亚勘察加半岛一个不知名的音乐学校。他与Jerry Lewis,Chuck Berry等著 名音乐人同台演出,在舞台上,他是Fats Domino,Joe Cocker的支持者,他还主持电视节目,为一部著名的德国电影作曲,现在他是著名儿童电视节目“Dein Song”(你的歌曲)评审委员会的成员,在这里,儿童作曲家有机会成为明星。

2006年,Joja Wendt用将近半年的时间在世界各地做巡回演出,这次演出名为“石头路家族巡回演出”。这个在4大洲举行的演唱会收到了热烈的欢迎,演奏地有:澳大利亚, 纽新西兰,中国,日本,新加坡,韩国, 印度尼西亚,美国和加拿大.

Joja Wendt的工作热情一如既往,他曾为了这个假发行动(Peruecken—Act)匿名并且戴假胡子和眼镜去参加演出。在一个名为“Klassik Reloaded”的电子工程工作。他还支持一个从摇滚风格转向古典风格的乐队。当被问到他的动力从何而来时,他耸耸肩,笑着说:“我就是热爱这个工作,并且从中得到很多乐趣,我是钢琴家。”

钢琴之最

他演奏风格多变的原因只有一个:“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选择了一种乐器,但是,直到今天,我都没有选择一种音乐潮流.” Joja Wendt说,“我喜欢很多东西,只要 它他是好的,我就喜欢。”他从来不戴有色眼镜看事物,选择标准对他来说并不是风格和时期,而是品质和独特性。在成功举办过不同演奏会之后,这次他奉上了一场春钢琴的音乐盛宴,但是,可以肯定的 是事,这并不是一场枯燥的钢琴演奏会。“钢琴之最”是一场技艺高超,充满幽默的巡回演出,有趣的轶事,马戏表演和风格明快的主持都为这场演奏会增添了趣味。Joja Wendt曾潜心研究过那些有影响 力的 音乐 大家们,比如:乔治 格什温和他的“蓝色狂想曲”,他曾把这个经典曲目演奏成轻松的派对版。

忠于自己的人生信条“弹琴使人快乐”,Joja Wendt再一次打断各个章节来进行自己的诠释和评论,他实现了对音乐和钢琴的全新的认识。当这变得复杂时,他便坦率的发表意见“我将会犯错误,但我保证没有人会 注意到它!”

Around the World in 88 Keys from Hofersymphoniker on Vimeo.

Joja Wendt用高难的技艺有力的论证了他的巡演主题“钢琴之最”,他是第一个尝试弹奏天才钢琴家弗拉基米尔 霍洛维茨(Vladimir Horowitz)的著名的“比才的卡门变奏曲”的德国人。霍洛维茨是Joja Wendt最喜欢的古典钢琴家。这是一首被称作史上要求最高的曲子。每个音节都需要逐个改编,因为这首曲子根本没有乐谱,这就更加大了难度。
“最开始,这个想法很有强迫性,因为,作为一个绝对的乐观主义者,我参加了一个汉堡日报举办的比赛。现在,我必须通过这个比赛,这样很费力气,但我一定会将这首几乎不适宜演奏的曲子搬上演奏会的舞台。”

即使是在如此紧张的时刻,Joja Wendt仍保持着他的幽默,而这也正是他每场演出的基本条件。对他来说,一场优秀的演奏不仅是出色的弹奏 未来吸引观众,还需确保传播和出席人数。“我发现,当观众的情绪很放松时,我的演奏水平会发挥到最好,既不压抑,也不激动。在大多数古典音乐会中,那种拘谨的距离感对我是不利的。我不需要这样。我和音乐厅的观众没什么不同,我和 他它们对同样的音乐感兴趣,我估计,我和他们也有一样 的幽默感。唯一不同的是,或许我比他们弹琴能弹的稍快一点。”

International Affairs:
Kiso Siefert Dropmann Lawyers
Warburgstr. 35
20354 Hamburg
Tel. 0049 (40) 415205 0
Fax. 0049 (40) 415205 25
E-mail: info@kiso-siefert.de
Website: www.kiso-siefert.de

Chinese Promoter
Hermark Culture
Room 431, Building 102, No.28 Xinjiekou Waidajie,
Xicheng District
P.R.China
Tel: +86 010 8205 1397
E-Mail: hermark.public@gmail.com
Internet: http://www.hermarkculture.com/